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活著之上

時間:2019-09-2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閻真 點擊:
活著之上

 
  那一年,我考上了歷史學博士,乘火車去北京上學。天氣很熱,我把車窗打開,讓風吹進來。在我對面的是一位頭發花白的長者,他說:“我們把鋪位換一下行嗎?一大把年紀了,禁不起風吹。”能換到迎風的那一邊去,正合我的心意。他把東西搬過來時,我發現他的枕頭邊有兩本《石頭記》,跟我之前看過的版本不一樣,開本要大很多。換好鋪位后,我說:“小時候,我家里也有兩本《石頭記》,沒這么大。”他說:“這是影印本。”我說:“《石頭記》就是《紅樓夢》,這我知道。這本書為什么會有兩個名字?”他說:“《紅樓夢》在曹雪芹手中就叫《石頭記》,《紅樓夢》這個書名是曹雪芹死后由別人改的,大家都接受了。”
 
  長者姓趙,是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精密儀器的教授。他一輩子最大的興趣,不是精密儀器,而是《紅樓夢》。他業余研究《紅樓夢》已經三十多年,3年前退休后,就成為專業研究者了。談起《紅樓夢》,他來了興致,連聲說:“偉大,真的偉大呢!”并一次次把拇指豎起來。我不敢接話,因為自己才看過一遍《紅樓夢》,也就記得寶玉、黛玉等幾個人。他見我不接話,就不說了。
 
  第二天中午到了北京。下車前他送我一本書,是他寫的《紅樓夢新探》。我翻了一下目錄,似乎是一本考據學著作。
 
  我到學校的時間比較早,離報到還有好幾天。閑得無聊,我買了輛單車去故宮、頤和園玩,這天早上又上了西山。
 
  下午4點我從西山下來,覺得口渴難耐,前面是看不到盡頭的大路,我左拐上了一條小路,進了一個村莊,在小賣部買了瓶水,仰頭一口氣喝完了。喝完水,我看見旁邊一個人也在買水,側影有點熟,原來是趙教授。我叫了他一聲,他認出了我,驚訝地說:“你也來這里了!”我說:“我從西山下來,找口水喝。”他的情緒收回去一點,說:“我以為你也是來這里拜謁呢。”“拜謁”這個詞讓我感到意外。他看出我的疑惑,說:“這就是曹雪芹當年寫《石頭記》的地方——門頭村。曹雪芹仙逝以后也被葬在這里,就在這附近。”
 
  曹雪芹以前在我心里只是個名字,現在猛地鮮活起來。我說:“您是來看曹雪芹墓的嗎?有故居嗎?有墓嗎?我想去磕三個頭。”趙教授嘆氣說:“墓?沒有。故居?也沒有。連身世都可以說沒有。他在西山腳下生活了幾年?有說4年的,也有說10年的,所以說身世都沒有。離你我才兩百多年啊,都飄逝了。”沉默了一會兒,他又說:“他當年寫作的那間茅草房,山村柴扉,滿徑蓬蒿,離這里應該不會超過500米,”他踩一踩腳下的地,“葬身之地也不會超過500米。我也沒有依據,沒有任何線索考證,我就這樣覺得。我每次回國都要到這里來,這已經是第7次了。什么時候能發掘出一塊小小的墓碑,那就是圣地了。”他連連嘆氣,“唉,唉,他太窮了,連一塊碑也打不起。康乾盛世時期的一代天才,就是這樣窮死的。”我心中有些沉重,說:“如果曹雪芹確實被葬在這里,那沒有墓碑也是圣地。”又說:“這么偉大的人,怎么就沒有人給他打塊碑呢?”趙教授說:“由此可知他當年困窘到什么地步。”
 
  趙教授把我帶到村頭一棵槐樹下,撫著樹干,像撫摸一個孩子,說:“這棵老槐樹,4年前我專門從植物園請了專家來看,據說有300年的樹齡了,我相信曹雪芹是看見過它的。現在到處搞開發,這棵老槐樹,我想保住它,去海淀區園林局說了這件事,人家說,可以啊,你說它跟曹雪芹有關,證據呢?曹雪芹一輩子怎么活過來的都沒有證據,我怎么能拿得出這槐樹的證據?這也許就是與曹雪芹有關的最后一個遺跡,也保不住了。”
 
  他請我在村邊小店吃飯。坐下了,他對店主說:“拿瓶二鍋頭來。”又望著我說:“曹雪芹當年也是愛喝酒的,嗜酒如狂。”我說:“陪您喝一杯。”喝著酒他說:“我一輩子的愿望就是想搞清幾個問題,曹雪芹到底出生在哪年?有說1715年的,那是康熙五十四年,也有說1724年的,那是雍正二年。他家在1728年正月被抄,那是有歷史記載的。1724年?那抄家時他才三四歲,大觀園里的錦衣玉食他怎么可能經歷?沒經歷能寫得出嗎?能虛構出一個賈寶玉,還能虛構出那一大群女孩子?1715年?那抄家時他最多只有13歲,也不可能有那么豐富細致的愛情體驗吧!除了天才,真的就沒有別的解釋了。還有,他的父親到底是誰?再就是,曹雪芹是哪年來到西山腳下,哪年去世的?《石頭記》的大批評家脂硯齋是男是女,跟曹雪芹是什么關系?八十回以后還有多少回,曹雪芹到底寫完沒有?這些問題困擾我幾十年了,可能永遠不會有答案了。”
 
  他跟我碰一碰杯,說:“與爾同銷萬古愁。”我說:“實在搞不清就算了,搞清了又有什么用呢?”他說:“搞清有什么用?你是歷史學博士,你懂的。”我有點慚愧地說:“是的,是的。”他說:“曹雪芹,如果人們對他的身世一無所知,他就成了一個符號。這太對不起他了,這是天大的委屈。我一輩子的努力就是想讓他鮮活起來,如果落空了,就太對不起他了。你看蘇東坡一生多么鮮活啊!一個人,他寫了這么一部偉大著作,為什么就不愿留下一份簡歷?這讓我有點兒抱怨他,還有他身邊的那幾個朋友,為什么在他仙逝以后也不為他留下一份簡歷?為了這個我心痛幾十年了。我一輩子的理想就是能成為一個見證者,一個偉大的天才不能無人見證。”
 
  從小店出來,我問趙教授怎么回去。他說:“我是不是該在這里待一晚?我來這么多次了,從沒待過一晚。這是我的一個心愿,我也想感受一下雪芹當年在這月光下的心情。老了,身體慢慢不行了。這個愿望以后怕實現不了了。”交換了聯系方式后,我跟他握手道別,黑暗中我發現他的眼角有淚在微光中閃動。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