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五章)

時間:2013-06-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賢亮 點擊: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全文在線閱讀)  >  第五部  第五章
 

  從田里撒完肥料收工回來,在積滿黃塵的土路上,農工們三三兩兩地走著。走得很快,很有精神,干活中間保留下來的力氣這時才開始發揮出來。

  何麗芳急匆匆地趕上我。

  "老章,"她說,"聽說你要跟黃香久離婚?"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她撲哧一笑,好象這是件很開心的事。"誰都知道了!黃香久那天跑到我們家來哭,讓我跟黑子勸你。"

  "黑子說什么?"

  "黑子沒理她。"

  "那么你呢?"

  "我瞧她怪可憐的。"

  何麗芳把唯一的孩子放在北京,自己成天在隊上游來逛去,有時早晨爬起來頭不梳臉不洗就串門子。她對飲食男女的事最感興趣。

  "你為啥要跟她離婚?"她按部就班地問。

  "我為什么非要告訴你不可,你又不是領導。"

  她嘻嘻地笑道:"你不說我也知道!"

  "知道了就不用問了嘛!"

  "唉,女人嘛,"她向我做了個媚眼,"老章,你大不懂咱們女人了。不管她跟多少人睡過覺,她心眼里還是只愛一個人。你信不信?"

  我沒有理她,只顧走路。

  "就說我吧,"她興致勃勃地把話轉到自己身上,"我不瞞你,我跟好幾個男人睡過覺,可心眼里就愛黑子一個人。你信不信?"

  "我信。"我說。

  "那不就結了唄!"她認為問題已經解決了。

  "可是我不懂,你只愛黑子一個人,為什么還要跟別人睡覺!"

  她一點不感到語塞,癡癡地笑道:"那你就不懂咱們女人啦!"

  "不懂。"我承認。

  今天陽光特別好,象初春的天氣。西邊的山問沒有一片云,沒有一點霧靄,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那上面有一塊一塊裸露的石頭。去年的現在,我還在那里放羊哩,而今天,卻在這條路上討論著離婚。過慣了十年如一日的刻苦生活,這種變化叫人頭暈。我又感覺到這一年象一場夢。凡是過去的事情都象場夢,而凡是沒有來到的將來也象夢……

  "不過,她那種女人你是不能要。"何麗芳卻這樣勸我。

  "為什么?"

  "第一條,她不能生孩子;第二條,你沒聽人說嘛:'女人越離越膽大,男人越離越害怕'。離了幾次婚的女人心就不穩了,跟我不一樣;第三……"

  "去去去!"我停下來,皺起眉頭,一揮手。"你走你的吧!你少來煩了!"

  "你瞧你,"她仍然嬉皮笑臉的:"我要教給你嘛,這女人……"

  "你走不走?"我把鍬從肩上取下來,對著她。"關于女人,我比你懂得多!"

  她毫不在意,朝我露齒一笑,哼著《送你一朵玫瑰花》走了。

  我以為我走在最后,可是后面還有一個馬老婆子。

  她胳膊彎里照例夾著一捆干柴,從她的形態上,看出她是在追趕我。我站在路旁邊等她。

  "苦啊——"

  還離得很遠,她就象京劇老旦那樣悠揚地長嘆一聲。但神情上卻絲毫看不出她覺得苦。爬滿皺紋的臉上帶著微笑;她昂著頭,挺著胸,腳下象母驢的后蹄那樣有力地捯騰。我想起她自己常說的,"俗話說,'抬頭婆姨低頭漢',我苦就苦在這走路的姿勢上。"其實,這句俗話說的是"婆姨"與"漢"的性格,和命運無關。但她要那樣理解,也只得由她。她找到了自己苦的根源,所以才覺得苦中有樂。

  "老章,你為啥要跟小黃離婚呢?"她趕上來,問我。

  "這事你就別問了吧,剛剛就有好幾個人問我。"我說,"奇怪!現在的人都喜歡管別人的閑事。"

  "大家都關心你嘛!"她橫了我一眼。"你雖然有帽子,可是大家哪把你當有帽子的看……"

  "不錯,大家對我都很好,"我淡淡地說,"可是運動一來臉就變。胳膊擰不過大腿,大家都要保全自己嘛。這么多年了你還不清楚?人的臉是'兔子拉車——說翻就翻'!"

  "是不是又要來運動了?"她蹶著嘴唇,鬼鬼祟祟地問我。

  "你也太不靈了!"我笑道,"運動已經來了,叫'反擊右傾翻案風'。喂,你寫的申訴書怎么樣了?有答復沒有?"

  "沒有,幸虧沒寫!"她又高興了,象中了彩票似的。"那時候,小黃寫不好,叫你寫你又不寫;我想找周瑞成,可那老家伙吱吱唔唔的,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我一生氣:拉倒吧!命里攤上個啥就是啥!"

  "你的命還算是好的!"我祝賀她。"不然,這次你正好是隊上的一個'翻案'典型。"

  "你呢?"她伸長脖子問。

  "我還用說?我不寫申訴也要說我在'翻案'。我是在社會上掛了號的。"

  "唉!"她嘆息道,"剛安定了一年……"

  我笑出聲來,告訴她:"這話你可別跟旁人說,最近一條語錄就是針對你這句話來的:'什么三項指示為綱,安定團結不是不要階級斗爭'你可小心點!"

  "咦!"她伸了伸舌頭。"這話咋講?又要安定,又要斗爭……"

  "那你自己捉摸去吧!"我說。

  "哎,既然這樣,我說老章呀,你就別跟小黃離了吧!"她豎起一根手指頭為我謀劃,"要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象七○年那次一樣給關了進去,還有人給你送個衣、送個飯啥的。"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