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古裝言情小說 > 冷王棄妃 > 正文 > 第三十五章 只如初見2
第三十五章 只如初見2



更新日期:2019-08-26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醇厚而略帶磁性的男子聲音極是好聽,卻讓衛蘭心迅速想起了洞房之夜,頓覺毛骨悚然!

迅速掩藏起內心的無邊恐懼,衛蘭心抬眸看了一眼冰冷面具下陰寒的雙目,隨即低首,恭敬屈膝行禮:“妾身見過王爺!”

“哼!”

軒轅澈不屑地冷笑一聲,不理衛蘭心,抬步向司徒右相走去。然后,與略顯驚愕的司徒右相繼續剛才的朝政話題。

衛蘭心一時愣在當場!微屈的膝蓋,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不遠處,紫妃與昭妃忍不住相視掩嘴而笑。而楊葭兒則不動聲色地將一切盡收眼底。

感覺到自己成了在場女眷眼中的笑話,衛蘭心微嘆一口氣,直起身來。

成為她們眼中的笑柄,也不是第一次了吧?自己洞房之夜的恥辱遭遇,怕是被人傳遍洛都了。

略略環視了一下四周,大家仿佛都有意無意地注視著她。目光中有好奇,有傾羨,有嘲笑,有憐憫,也有同情!

只有正與人交談的軒轅澈對她視若無物!

衛蘭心注意到左前方有一排桂花樹。由于大家都在觀賞各處開得正艷的秋海棠,桂花樹下竟是無人。于是,她邁步向桂花樹深處走去。

終于走到無人處,靠在一株桂花樹上,衛蘭心閉上美目,輕舒一口氣!卻在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赫然發現前方桂樹間一個清俊的白色身影!

那人,正望著她,露出溫潤的淡淡笑意。

是他!原來是他!

衛蘭心難抑驚喜,快步向前,走近白衣男子:“岳公子,怎么你也在這里?”

岳公子淡然一笑,帶著一絲悵然若失:“是啊!我也沒想到,你也在這里!”

衛蘭心正不知如何解釋,他繼續說道:“其實我不姓岳,我叫軒轅鉞。應該尊稱您一聲‘王嬸’。”

軒轅鉞,原來是三皇子!

“不管你是誰,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衛蘭心會心一笑,“在這里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是啊,終于見到一個認識的人,還是自己一直想再次言謝的恩人,她內心喜悅不已!

“人人都在賞海棠,怎么三皇子卻跑來這里看桂花呢?”衛蘭心問道。看來,他跟她一樣,也喜歡桂花呢!

“海棠雖嬌艷,本王卻不喜它美得過于張揚!不像這桂花,淡然貞定,卻有香氣自溢。不去招惹人,卻讓人深陷其中!”軒轅鉞道。

“既有香氣自溢,復又讓人深陷其中,怎么能說它沒有去招惹人呢?”衛蘭心笑道。

軒轅鉞轉眸深看衛蘭心一眼,笑道:“是啊!看來它也招惹人了,只是,用的是它自己的方式,不張揚不顯眼,卻更讓人難以忘懷!只可惜,有人錯過了花期,便是永遠錯過了!”

“現在正是八月桂花開的時候,怎么能說錯過了花期呢?”衛蘭心抬頭望著滿樹的桂花,深吸一口桂花香氣,輕快地說道,“即使前面的沒有看到,現在再來觀賞,也一樣不會錯過呀!”

“是,現在換種方式看看,或許也不算錯過!”軒轅鉞笑道,“王嬸也喜歡桂花吧?不然,怎么也來看桂花,不去賞海棠?”

“呵呵,聽你叫我‘王嬸’,我怎么總感覺怪怪的?把我叫得好老啊!你年紀肯定比我大吧?”衛蘭心說道,“要不,你就叫我的名字吧,我叫蘭心。”

一時間,她忘了軒轅鉞是皇子,而自己是晉王妃。她只是直覺,他就像四哥一樣,讓她感到信賴,放松,還有快樂!

“呵,你十六,我十九,我年紀確實比你大。可是,亂了輩分也不行啊!”軒轅鉞也被她的輕松所感染,“要不,沒別人的時候,我叫你蘭心,有別人在場,我就叫你‘王嬸’?”

“好!就這么說定了!”衛蘭心欣喜不已。因他們之間有這么一個秘密,更讓她感到分外有趣。

“那你也不要稱呼我為‘三皇子’,你就叫我‘鉞’吧!”軒轅鉞笑道。

“好!鉞,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很高興再次見到你,蘭心!”

兩人相視一笑,齊齊發出歡樂的輕笑聲。

“看來,你們熟識得很?”一道冰寒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歡樂的笑聲。

衛蘭心驚詫回首,只見軒轅澈正站在不遠處一株桂花樹下,雙眼與薄唇仿佛都覆上了一層寒冰!

軒轅鉞仍帶著淡淡笑意,從容說道:“原來是王叔!本王與王嬸也并不很熟識,只是五個月前,有幸與王嬸在白馬寺有過一面之緣。”

“一面之緣?”軒轅澈疑惑的眼神掃向衛蘭心。

“是的。”衛蘭心俯首認同。

本來,她想說軒轅鉞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想到若把那日險遭趙太尉之子與楊左相之子輕薄之事說出來,豈不是更惹軒轅澈猜疑?于是,她選擇了沉默。

一時,三人沉默相對,氣氛尷尬。

軒轅鉞首先打破沉默:“午宴眼看就要開始了,本王先過去瞧瞧。王叔與王嬸也請準備入席吧!”

說完,軒轅鉞瀟灑抬步,向著宴席大廳走去。衛蘭心抬起腳步,欲跟上前去。

“站住!”聲音很輕,卻有股難以抗拒的威懾力量,讓衛蘭心定在當場,忐忑不安!

“看來,你很愿意跟著他!”冰冷的聲音讓人難以捉摸。

“呃!“衛蘭心一驚,“午宴不是馬上就要開始了嗎?”

“王妃是急著去吃東西,還是急著去見想見之人?”聲音仿佛冰冷的利劍,無情地插入人的心坎。

“嗯,妾身沒有。”衛蘭心不知該如何回答。

“沒有什么?”軒轅澈高大的身影一步步逼近,居高臨下地看著衛蘭心,“你最好時刻記住你的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晉王妃嗎?他可曾把她當作過他的王妃?

“是,妾身明白。”衛蘭心俯首答道。

“哼!”

又是一聲冷哼,軒轅澈大步向宴席走去。衛蘭心略一遲疑,連忙跟上。

然而,軒轅澈似乎并不想等她,步子邁得又大又快,一會兒就把衛蘭心甩在了身后。

衛蘭心遠遠看著軒轅澈進入宴席大廳。兩位等在廳前的美貌女子,神色得意地掃了衛蘭心一眼,緊緊地跟在軒轅澈身后。

那就是他的紫妃與昭妃吧!果然妖嬈美麗得很!

今早,淡紫就把聽來的消息告訴她,說晉王帶了紫妃和昭妃赴皇宮參加中秋宴飲,獨獨沒有帶容妃去。

本以為這些事與自己絲豪無關,沒想到,自己如今也來到了這個午宴。

“蘭心!”一聲輕呼,衛蘭心欣然回頭,是軒轅鉞。

“他沒有為難你吧?”軒轅鉞淺笑著關切問道。

“沒有。”衛蘭心嘴角不禁又露出了笑意,有他在這里,真的讓人自在很多!

太子軒轅銘一邊步入,一邊舉目四望,尋找那個讓他難忘的倩影。

那驀然回首的絕美面容,那清澈如水的墨黑眼眸,已經深深在烙在了他的腦海,只需要那么一個瞬間!

一個時辰之前,他正與楊左相在御花園蘭苑內低聲交談。偶一抬頭,卻見一隊太監與宮女從蘭苑旁的道路經過。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太監與宮女中間那個白色的女子身影深深地吸引住了!他想仔細看清那女子的面貌。可惜,他們已經擦身而過!

白衣勝雪,翩翩若仙!那美麗修長的倩影,清麗曼妙,超凡脫俗,竟似在哪里見過!可是到底在哪里見過呢?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正出神之際,只見那女子竟驀然回首,似是無意,又像茫然,向著軒轅銘與楊左相所在之處淡淡看來!

絕美的容顏,讓軒轅銘渾身如遭電擊般猛地一震!如水的眼神掃過來,讓軒轅銘頓覺熱血上涌,心跳加速!

然而,女子不經意的眼神似在尋找什么,終又似是一無所獲,茫然地轉過頭去。腳步匆匆,美麗的倩影,隨著太監與宮女,很快便消失在蘭苑一角。

仿佛小鳥從空中飛過,不留任何痕跡!可是,軒轅銘卻感覺,自己的心,被她整個地帶走了!

對楊左相所說的話,他已是心不在焉。他很想問問身邊的公公,那女子到底是誰人?為何自己從未見過?可是,他又不想在岳丈面前表現出對其他女子的過分關注。

于是,他只好打起精神,繼續聽楊左相說下去!

當漫長的談話終于結束,軒轅銘急不可耐的撇下楊左相,先行來到了宴席大廳。那女子一定是父皇邀請來參加中秋午宴的高官家眷!在這里,一定能找到她!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