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隱婚專寵: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16章 SG001
第16章 SG001



更新日期:2019-09-27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傅靳玨抱著沐瀟瀟下樓時,蒼狼白城已經等候在外面。

見到來人,尤其是見到他懷里還抱著一個女人,而這女人正在吃他的豆腐,他竟然都沒將人給扔出去,饒是有了心理準備都壓抑不住眼底的鎮靜。

好在多年軍人生涯訓練出的敏銳,讓身體快于意識,先打開了車門。

“去基地。”

白城剛上車,聽到老大的憤怒,錯愕的轉身,準備系安全帶的手都僵住了,不確定的反問:“去基地?”

傅靳玨抬眸一掃,白城再不敢多問,轉身發動引擎離開。

去往基地的路上,沐瀟瀟并不安分,眼底完全失去了神采,空洞的就像是一具沒有靈魂的機器,只追求身體的渴望,而抱著他的傅靳玨成了她的渴望。

“嗯……給我……難受……我要……”字字嬌柔嫵媚,酥麻入骨。

前座經歷過變態訓練的白城扶著方向盤的手竟因為這樣幾個字都軟了。

喬治巴頓車內擋板被升起,一直緊繃身體的白城這才抬手抹去了額頭上的汗珠,輕舒一口氣。

而后座,隔絕目光后,不算狹窄的空間內,四周都像是被人點了火把,燃燒的溫度炙烤得人恨不得脫去身上一切礙事的衣物。

沐瀟瀟撕扯著自己的衣服的同時還不斷拉扯傅靳玨的。

卻因為這人扣子難解而怨忿橫生,輕咬著唇,最后更是直接上唇啃咬他的脖頸。

女子唇舌柔軟火熱,像是帶著火氣的羽毛滑過他敏感的地方。

傅靳玨沉了眸,單手扣著她的手,微微將她拉開,睿眸里帶點著笑意,“再咬,我要還回去了。”

沐瀟瀟此刻理智全無,哪里知道她在說什么,她所有的行為全都不受控制,甚至于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更別提他的威脅了。

扭動的弧度越發的大,因為無法得償所愿,被藥物折磨得身體似要將她逼瘋,無助之下她只能瞪著一雙盈潤透澤的眸嚶嚶啜泣。

“疼……”輕輕淺淺的一聲,傅靳玨擒著她的手立刻松了松。

也正是這一松,分明神智不清的沐瀟瀟突然抬腿,直接跨坐在他的腿上,抱著他的脖子,一口咬上去,像是報復他之前的威脅,這一口用足了力。

傅靳玨面色一緊,剛要將她推開,卻驟然停了動作,凝眸看著在他身上不斷上下蹭著的女人,尤為敏感的地方淺淺有了蘇醒之意。

看向他的目光越發深凝,剛不過是逗弄之意,卻不想三言兩語竟先讓自己有了反應。

如果說第一次是意外,那這次……

還是真如少卿所言?

“老大,到了。”

出神之際,突然傳來白城到聲音。

傅靳玨暫時收斂心中那絲異樣,抱著依舊不聽話的沐瀟瀟下了喬治巴頓。

“首長。”

傅靳玨剛下車,盡職站崗的衛兵卻突然瞪大了眼睛,滿臉驚愕的看著進來的傅靳玨失聲喊道。

白城看著呆眼的兄弟, 對于剛才瞬間的失神頓時覺得圓滿了。

“夏上校來了嗎?”傅靳玨點頭回應的同時問道。

“剛到,已經進去了。”其中一人回神回答,伸直了脖子想要看看那埋首在首長懷里細索的人到底是個什么模樣。

要知道從他進部隊替首長站崗開始,就沒見過首長身邊有什么雌性生物,更別提是女人,而且還是被首長這樣親密抱著進入戰魂基地的女人。

“我說你這大晚上的急急忙忙將我叫過來是怎么回……事?”聽到動靜從實驗室出來的夏少卿嘴里叼著一根牙簽,吐槽的話還未說完,目睹傅靳玨抱著一個女人行色匆匆的進來,而且那女人的手……好像都伸到他的衣服里。

叼在嘴里的牙簽滑落,看向白城。

后者給了他一個“不要問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的”眼神。

夏少卿:“你跟著來的不知道?蠢嗎?”

白城:“首長的任何事情都是機密,未經首長允許,私自透漏有違軍紀。”

夏少卿:“……”

“夏少卿!”一聲厲喝,還想八卦的夏少卿不得不暫時壓抑那顆蠢蠢欲動的心,閃身進入。

“怎么回事?今天行動不是取消了嗎?怎么帶著個’女人’回來?”夏少卿俊帥的臉上就差寫著我很八卦四個大字了。

“我懷疑她中了SG001。”傅靳玨壓著沐瀟瀟不安分的雙手,清雋的眉微擰。

聞言,夏少卿一掃方才的玩世不恭,幾步上前就來到病床邊,直接給她檢查的同時詢問:“有什么癥狀?”

對他突然的話夏少卿沒有半點質疑。

如果不是此人特殊,那就只能是她涉及極為重要的事情,不然他不會將人帶到基地來。

如果是中了sg001的話……

“突然神智全無,渾身火熱、其它跟普通春藥反應沒什么不同,只是更強烈。”

但因為曾經歷過,所以第一眼看到她的反應,傅靳玨心中就閃過那在他自己看來都極為荒謬的想法。

“聽著跟你當年倒是很像。”夏少卿有條不紊的檢查,同時還不忘調侃老友。

傅家七爺本是最得天獨厚,受老天寵愛之人,五年前卻因為這sg001第一次栽了個大跟頭。

雖說后來他們連人家的老巢都端了,可也難報當年之辱。

這sg001是春藥與迷藥的混合物,卻又不同于一般的迷藥和春藥,它不需要注射或飲用,只要肌膚輕微接觸就能讓人深受其害,而且一般無藥物可解除。

當初就是清楚其中危害性,所以他們端了人家老巢的時候一并毀去。

這個世上應該再沒有這個藥才對。

兩人相視一眼,對此并不多做探討。

目前一切都還只是懷疑,所有結果還需鑒定之后確定。

抽血化驗,檢驗成分,結果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在這之前,夏少卿不敢輕易給她用藥。

如果真是sg001,其它解除春藥的藥物只會更加強體內藥性,適得其反。

夏少卿出來的第一時間倒不是告知結果,他的手中拿著一支針管,過去直接靜脈注射。

也正是因為他這一舉動,傅靳玨徹底沉了臉色。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