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原來,愛可以后會有期(5)(6)

時間:2019-07-23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卜算子 點擊:
第五章 他回來了
錢南宇為季莫接風洗塵,地點選在了楠姐家。
這是我第一次來楠姐家,令我沒想到的是,楠姐竟然是季莫的小姨,也難怪從前季莫會代我拒絕邀請,楠姐家的照片墻上可是掛著很多他們一家人的照片,這風格像極了季莫家,我想再傻的人也會猜出些什么。
要說老奸巨猾,錢南宇絕對是高手,接風洗塵更像是接季莫的“老底”,我想起他在醫院一再確認我的問題,才意識到他也在“坑”我。當然,楠姐也是參與者。
“多年未見,什么感覺?”錢南宇的話題突然直接起來。
“挺好的。”季莫回答得簡明扼要。
然后大家一起看向我。
說實話,我當時整個人都是懵的。然后大腦里跳過的第一個可怕的想法是“他和楠姐有了孩子”!我要是說出來估計會陣亡于此吧。
“有點蒙!”我的答案顯然不是錢南宇要的,更不是大家想聽的。
“五年前他要為你留下你不同意,現在他提前回來了,你還不樂意。”楠姐嘆氣。
“您該心疼我才對,做了五年的護花使者,最后成了loser。”錢南宇故作可憐,竟然唱起了“寂寞寂寞是誰的錯?”我差點忘了,就因為這一點蛛絲馬跡才被他順藤摸瓜地猜中了我的心事。
兩人一唱一和,盡興得很。要不是突然小孩醒了纏著楠姐,估計我們還要繼續被教育。
五年未見,我和季莫倒不是尷尬,而是太多話不知該從何說起。
像從前那樣,我們相視一笑,心領神會。但溜走前,錢南宇拉著季莫說了幾句悄悄話,然后壞笑著搶先離開了。
“去家里看看嗎?”季莫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
“好啊!”我知道他說的是他家,照片墻上掛著我的一張照片,是被他收留的那晚偷拍的,剛才楠姐提到時我已經產生了好奇。
“對了,聽說你陪著南宇跳樓了!”快到他家時,季莫好像只是隨意提一下。
“不是陪,是被他連累!”想來也還是好氣,那時候我想他就已經知道季莫要回來的事。
“我還以為是殉情呢!”他轉動鑰匙,說話的語氣就像是五年前愛開玩笑的他。
“你倆還真是一對好兄弟!”我突然明白當時為什么會同意和錢南宇在一起,他們有著相似之處,只是當時我并沒有意識到。
季莫家的墻上果然多了一張照片,是那天早上醒來我站在他家陽臺眺望的背影。
“你當時在想什么?”季莫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歪頭問我。
“在想是新的一天了。”我永遠記得那一天啊,是他開啟了我之后的快樂,我和父親和好了,一同祭奠母親,一同旅行,我又有家了,卻一直未曾正式謝過他。
“謝謝你,季莫!”我抱住他,只是單純的感謝。
“怎么謝?”他抱著我,好像在笑。
“你想呢?”我窩在他懷里抬頭,正好看到他的嘴唇。
“以身相許”這四個字含在他嘴里,也在我的氣息里。
 
第六章 最后
我和季莫的婚禮很快被提上日程,有多快呢,在季莫回國一個月的時候,連一向不愛八卦的林曉晴都好奇地猜測我奉子成婚。不過至于為什么,還是拜錢南宇所賜。
“蘇越,譚強是誰?”季莫有一天突然拿著手機問我,一看竟然是錢南宇對他提出的好心警告:小心譚強!
這貨絕對是誠心搞破壞!不過,也確實該和譚強說清楚。
自從錢南宇出院,我們還未見過面,其實我也一直都在拒絕見面,只是他似乎不明白。
我約了譚強吃飯,也許該當面說清楚。
“小歡,考慮的怎么樣了?”我想他基本篤定了當初我暗戀過他的事實。
“譚強,我現在叫蘇越。”
“沒關系,都很好聽!”
他沒有聽懂我的意思,我這個人似乎生來就是喜歡繞彎彎,據我所知,我媽順產生下我,臍帶繞頸!
我跟他說我確實暗戀過他,因為高二分班時,在所有人都在按照父母的想法選擇時,我卻只能自己做決定。當時在天臺,恰巧譚強也在,他說站這么高很危險的,他問我要不要學一起學文,感覺物理老師太嘮叨了,像是隨便的牢騷,卻讓我覺得很親切,像兄長!
“既然我們彼此喜歡,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他終于明白了我的意思。
“怎么說呢,喜歡有很多種發展的可能,我們屬于友情!”我覺得這個說法至少不會讓他太難受。
“對,她和我才是愛情。”這聲音的主人嚇到了我,更是肆無忌憚地坐在了我身邊。
“你怎么來了?”我都不敢相信他是尾隨而來。
“季莫?”譚強不敢確認。
“多年不見,老同學!”季莫倒是一點也不意外,更不會見外地介紹道:“忘了介紹,我未婚妻蘇越,我中學同學譚強!”反客為主嗎?我大跌眼鏡,這都是什么交集關系!
更為吃驚的是他對我的介紹,什么時候我就成了未婚妻了呢?
“未婚妻?”譚強不信,正欲向我求證,卻見季莫突然起身,從衣兜里掏出一個戒指盒,單膝下跪,看著我,說:“嫁給我!”然后直接把戒指套在了我的無名指上。周圍人感動的稀里嘩啦,又起哄又拍照的,只有我感覺像是逼婚嗎?
我還在懵圈的狀態時,譚強已經默默退出了。
后來我才知道,中學時的季莫竟然還暗戀過,而對方喜歡的卻是譚強,錢南宇和譚強還因此打過架,譚強在醫院住了兩天,錢南宇被他爸關了小黑屋。難怪,兩人見面互掐的樣子那么怪!
“你深愛過嗎?”我舊話重提,當年他說只是因為感受父母愛情才會說的那么感性,現在想來該不是暗戀傷人吧?
“拜托,我都忘了她長什么樣了,而且我才十幾歲啊!”
“你這么老謀深算,也不是這幾年才練就的啊?”我反駁地很有道理吧!
“那你對譚強呢?深愛過?”他倒是會抓把柄。
“平局!”吃醋的話題就此打住。
我和季莫的婚禮,更像是大家的惡作劇。錢南宇非要做我們的證婚人,理由竟然是要季莫還他初中被關小黑屋的一份“情”,不問是非的林曉晴主動要求做我的伴娘,理由竟然是為了試驗做伴娘超過三次是否真的嫁不出去,楠姐讓James做我們的花童,理由竟然是要給孩子挑個父親,其實我是真的很無語,雖然楠姐一口咬定孩子是試管嬰兒,但我看得出她心里有愛。伴郎則是和季莫一點都不認識的陶宇,理由竟然是伴娘是林曉晴,就連我手里的捧花也被指定必須投給聶婷婷。最為意想不到的事,我發現季莫的父母與我父親好像認識。
“季莫,你有什么事瞞著我嗎?”敬酒結束后,我挽著他看向長輩們。
“我父親是你母親的主治醫生。”季莫明白了我的意思,坦誠道。
“難怪我覺得那么眼熟。”我像是在自言自語,有些緣分原來真的是早就注定了一樣,當初他擔待我初見時的冒失似乎也說得通了。我們原來也是見過的,只是在我最悲傷的時候,我們都只是孩子。
“你們說什么悄悄話呢?”我還沒有做出更多反應,錢南宇和陶宇走過來,指了指陶宇對我說:“他有事找你!”見季莫在一旁,直接壞笑著強調了個“私事”,擋住了季莫幽怨質問的眼神。
“你和曉晴怎么了?”我猜測著。
“也沒什么,她一直把我當朋友嘛!”陶宇有些失落,我則笑而不語。
“我就是很奇怪你們女生的想法,就像你吧,會嫁給一個五年音信全無的人,而且一回來就是閃婚,你怎么確定他適不適合你?”
“愛情就是一瞬間的事,很早就注定了。”我瞟了一眼正在被勸酒的季莫。
“那我是不是該放棄了?她可能和你一樣。”陶宇若有所思地看向林曉晴。
“她和我不一樣,她只是還沒有意識到。”旁觀者清吧,在我眼里,林曉晴其實早就愛上了陶宇,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合適的契機。“哎,男神也有如此沮喪的時候。”我趁機調侃他道:“趕緊和錢南宇斷交,那貨連跳樓這種整蠱的事都做得出來,你可別被帶偏了。”事實上,他們倆可都是惡作劇高手,男神形象分分鐘幻滅的主兒。
后來他們又發生了很多事,似乎都是受了我婚禮的啟發。
 
作品集卜算子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卜算子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6-14 13:06 最后登錄:2019-07-26 06:07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